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林敏贞](18)作者:魔都黄瓜
[妈妈林敏贞](18)作者:魔都黄瓜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视频 亚洲av av在线 av电影 国产av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8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局?

  我看了下时间,还有两分钟。但是沈若云那一根灵活的舌头已经把我撩拨的难以忍耐。下体的酥麻感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

  终于,我大脑神经一阵空白,浑身一阵抽搐。我在沈若云的口中爆发了。
  但是沈若云仍不松口,依旧用嘴巴快速的套弄着我的鸡巴。我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在她的嘴中,惹的我全身酸麻无力,不停的抽搐。差点就要求饶。

  最终沈若云还是松了口,估计是我的精液已经把她的嘴射满了。

  我不由得长舒一口气,浑身一阵前所未有的虚脱。心中暗想,这个熟女真是一个妖精,如果她肯卖力的话,估计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被她爽死在床上。

  沈若云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口中的精液来回吞吐几下,最后对我妩媚一笑,咽了下去。

  那意思肯定是在说,我在你规定的时间搞定了你,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是的,你现在不用去公路上给人操了,不过,要在五分钟之内让你儿子射出来,不然,我会找一只野狗给你玩!」看着沈若云暗暗得意的样子,我心里大怒。

  沈若云的表情顿时僵住了,是的,一个女人,就算让她给成千上万的男人操,只要放下廉耻,其实也没什么了。可是要让自己的儿子操,那就不是廉耻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那是完全不被世俗所允许的常伦问题了。

  我见沈若云毫无反应,便走到黄闯面前。小声说道:「兄弟,这次我绝不是开玩笑,还想操吗?」

  却见黄闯怒视了我一眼,并不说话。

  我嘿嘿一笑:「等一会你会主动起来的。」

  「骚逼,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直接找只野狗给你玩好了!」我戏谑的说道。

  「范志峰,你敢!」沈若云还没搭话,黄闯却先吼了起来。

  他这一吼,我顿时也火冒三丈,冲过去照着他的小腹就是一脚:「操你妈的,你让我妈舔狗鸡巴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黄闯痛的满脸通红,弯下腰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沈若云惊慌的爬了过来哀求道:「求求主人不要打了,贱逼照主人说的做就是了。」

  「那你就好好的服侍你的儿子吧。」我狠狠的看了黄闯一眼,强压下怒火。
  我之所以一定要让他们母子乱伦是因为我想把黄闯在我妈妈身上做的事情统统还回去,而且,我还要用这件事情来做另外一件事情。

  沈若云生怕我改变主意似的,慌忙拔下儿子的裤子,一口把黄闯的鸡巴含在嘴里。

  黄闯脸上一惊,忙道:「妈妈,你……」

  可是话到一半就止住了,由于沈若云是背对着我的,不知道她对黄闯做了什么小动作,使黄闯住口的。不过,我能猜到,沈若云此时的屈服一定是伪装的。因为她曾经扬言要帮我对付王震,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个女人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屈服与我。不过,如果她的势力都可以去对付王震了,那当时她又为什么要选择跟我合作去对付黄启明呢?她大可不必用自己的身体来做交易的筹码,完全可以有更周全的方法。这一点上似乎在逻辑上不通。不过,她确实这么做了。

  一开始我只是认为王震家里有钱,什么事情都是用钱来摆平的,可是自从腰子跟我说了王震的背景之后,我已经隐隐觉得沈若云深不可测,甚至有些恐怖。连市警察局副局长的外甥她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个黄启明又算得了什么?如果,目前一定要给她的所作所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想,应该是沈若云为了让我心甘情愿的跟她合作而给画的一个饼,让我误认为她有对付王震的实力。

  可是,她又从了哪里知道王震操了我妈妈呢?她的信息源又是哪里呢?总不能自始至终是她和她儿子一起演戏给我看的吧?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放肆的在心理上折磨他们母子的原因。

  虽然刚刚沈若云露出了一点端倪,可是我并没有亲眼看到。所以我目前还不能妄下结论。

  不过,再反过来想的话,黄闯为什么要配合他妈妈演这场戏?恨黄启明的是沈若云,又不是黄闯,而且从上次黄家的经历来看,黄启明跟黄闯的关系还不错,黄闯应该不会配合他妈妈演这场戏。退一万步想,即便黄闯愿意演戏给我看,即便黄闯也恨黄启明,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把王震也扯进来?好吧,黄闯是想借助王家的势力方便沈若云的复仇。

  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她为什么要给我承诺帮我对付王震?好吧,她是在给我画饼,好让我死心塌地。那么问题又来了,她完全可以把我妈妈献给王震,让王震动用杨欣竹的权利,搜查黄启明的办公室,一样可以得到她想要的资料。完全没有必要糟践自己还有她妹妹沈若熙。

  这里每一个疑点看似都是一条线索,但是仔细分析下来却又前后矛盾,在逻辑上不通。让我不由得陷入茫然,搞不清楚沈若云到底想干什么?甚至让我有些心惊胆战。

  我无法搞清楚沈若云到底要干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她肯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至于这些事情以后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我也不知道。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狠狠的虐她,以待时变。

  「兄弟,你妈妈的口活不错吧?」我冷眼观瞧这对母子。口中仍旧带有玩味的戏弄他们。

  此时黄闯已经一脸的享受的模样,丝毫不理会我。

  我看了下时间,用手机开始录制这乱伦的一幕:「骚逼,你还有一分钟,看来你要被狗操了。」

  沈若云的身子猛然一震,随即开始疯狂的套弄黄闯的鸡巴。而黄闯也是脸上一变,马上又开始挺动下身,似乎是想迫使自己赶快射精。

  不过,在这种压力下黄闯根本无法全心投入去享受自己妈妈的服务。

  虽然沈若云不住用淫叫刺激着他,但他脸上始终没有要高潮的迹象。

  很快一分钟过去了,我走过去拉开这对母子:「不好意思兄弟,你们的时间已经到了,你妈妈要去给狗服务了!」

  黄闯脸上瞬间露出一股愤怒:「范志峰,你不要太过分了!」

  「哦!你的意思是继续让你妈妈继续舔你的鸡巴了?」我故意装傻的问道。这句话不管黄闯怎么回答都会给他带来羞辱。

  这时沈若云也哀求的说道:「主人,求你不要让狗操我,这样做的话,我儿子以后怎么办?」

  「叫狗爸爸呗。」我傲慢的说道。

  「可是……」沈若云一时语塞了。

  而黄闯一直用能杀人的眼神看着我。

  我呵呵一笑:「好吧,给两个选择,一,让狗操你一次,二,去公路上玩露出游戏,如果被路人发现了就要让路人操一次。」

  「我去公路!」沈若云不假思索的抢着说道。生怕迟了我又改变了主意。在路人和狗方面,任何一个女人都会选择路人,因为最起码那是被人操,更何况她也已经不止一次被陌生人操过。

  其实,我也不是不想让她给狗操,只是我想把这个机会留给下一次,下一次会更加严厉的洗刷她的羞耻心,因为,我下一步的计划便是黄丹羽。

  我让腰子从沈若云的手包里取出了一些钱,然后让他开车去市里面买一些情趣用品。至于这对母子,我安排把他们分别绑在两个距离比较远的地方,防止他们私下里交流。然后吩咐一个小弟去把那个黑衣人还有那个出租车司机带过来。
  一会儿功夫,黑衣人和出租车司机被几个小弟押解过来。简单的询问了下沈若熙还有那三个青年的情况后,便走到了黑衣人面前。

  「如果我现在放你走,你会怎么样?」此人的身份是警察,无论我再怎么大胆,公然跟警察做对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要尽可能的给自己一条后路。
  黑衣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我微微一笑:「你肯定会集结警力来抓捕我们是吗?」

  「尽然知道还废话!」黑衣人冷笑一声。

  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此人应该是个做事直爽的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如果是个圆滑奸诈之徒此时恐怕早就已经跟我说日后绝不为难的我话了。想想确实也是这样,如果他是一个擅长玩心计的家伙,也不会沦落到干这种跑腿事情。

  如果这种人在警界得以重用的话,必定是警界之福,百姓之福。

  「想立功升官吗?」我想起今天腰子说有办法扳倒杨欣竹,那么肯定有她的把柄在手里,而杨欣竹的事情肯定也牵连着现任局长。

  「一个小毛孩子,懂个屁。」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如果,我手上有份东西能让你扳倒杨欣竹甚至你们局长呢?」我尝试着抛出一个诱饵。

  果然,他的眼中闪现一丝亮光,但只是转瞬即逝。随后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他能这样的反应对我来说就已经够了,至少他是希望真的有这么一份文件,这便是他的欲望,也是他的弱点,更是我收买他的筹码。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腰子手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扳倒杨欣竹,这要等腰子回来之后问下才行。
  「你跟踪我,结果被我绑了,你觉得我还会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么?」我故意装作不屑一顾的说道,让他觉得我深不可测。

  「让几个小毛贼把我绑了就算本事了?这只能说是我大意了。」此人毕竟是个有着丰富阅历的成年人,想要忽悠他,可真要花点功夫。

  「让几个小毛贼把你绑了确实不是什么本事,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这几个小毛贼曾经是听见杨欣竹的名字就胆战心惊的主儿,可现在明知道你是她的人还是把你绑了,这其中的原因你想过吗?」我反唇相讥。

  黑衣人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着我所说话。不过,我并不急着让他妥协,还是把他晾一会,吊吊他的胃口。等他主动要求跟我谈条件时候我才有主动权。
  「你自己想想吧,想明白了可以找我。」说着,我一挥手,示意那帮小弟把黑衣人带下去看好。

  现在这帮小弟早就已经把我当大哥一样看待了,不为别的,就因为听我的有女人玩。

  接着,我来到那个出租车司机面前。其实这个出租车司机对我来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不过,既然已经被我绑来了,那就要为我做点事。

  「想玩女人吗?」我直截了当的问他。

  这个司机看年纪也就二十岁出头,想必正是精壮的年纪,稍微正常一点都会对女人有着无尽的欲望。不过在这种环境下却显得有些拘谨,甚至是心惊。毕竟我是以一个流氓头子的身份在问他,他根本搞不清楚我到底想做什么。只见他双眼充满欲望的看了下赤身裸体的沈若云,狠狠咽了口吐沫,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禁好笑,有贼心没贼胆:「如果我说,你今天不玩一下这个骚妇,我不放你走呢?」

  出租车司机不由得一阵惊讶,怯懦懦的说:「真的?」忍不住又看了眼沈若云。

  「在这件事情上我从不骗人。」其实我不久前才骗了黄闯一次,现在又把这件事说的冠冕堂皇,我不由得有些佩服自己装腔声势的本事。

  出租车司机面上露出一丝喜色。可是很快我又补充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司机脸上的喜气立马又变成了担忧,还有害怕。

  「不用担心,绝不为难你,一会你只需要牵着这个骚母狗去公路上,陪她玩一次露出游戏,如果她被暴露了,你就负责把那个路人拉过来爆操这个骚逼一次,同时你也可以一起玩一次3p。」我知道司机在担心什么,故而解释道。

  司机闻言,再次喜上眉梢:「就这么简单?」

  我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腰子采购回来了。下车后便把买回来的东西交给了我,一对带铃铛的乳夹,一个蝴蝶跳蛋,还有一根尾巴肛塞,另外还有一些辅助用具。

  我招呼司机过来,把东西交给他,让他给沈若云带上。

  司机很兴奋的接了过去,然后便朝沈若云走去。

  腰子不解的看了我一眼:「你这是干什么?」

  「随便找个人调教沈若云,比我亲自去调教不是更有快感」我得意的说道。
  腰子脸上不禁露出淫邪的笑容:「还是兄弟你会玩!」

  「我腰子哥,我有个事情想问你一下。」我话锋一转,严肃的说道。

  腰子被我弄的一愣:「什么事?搞的跟家国大事似的!」

  「你说,你有办法扳倒杨欣竹,是真的假的?」我低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件事怎么能胡说?不然我也不敢绑了那个警察。」腰子瞪大眼睛看着我,潜在语言就是,你居然怀疑哥的金口玉言。

  我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不过,腰子接下来的话让我有些皱眉头。

  「只不过那份文件是复印件,在法律程序上无法成为证据,最多也就只能吓唬一下杨欣竹。」

  这简直就是在沙漠里看到了一片绿洲,走到跟前却发现是一个粪池子,毫无鸟用。

  我心下一动,问道:「那份文件你是怎么得来的?」

  「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我就收到一个快递,打开之后就是那份文件,快递的寄件方那里也是空白的。」腰子说道。

  「那文件的内容是什么?」我不甘的追问。

  「好像是十多年前,钟灿楠也就是现在的局长,贪污受贿陷害了一个人入狱,最后导致这个人在狱中离奇死亡,其中的经手人就是杨欣竹。」

  「你是什么时候收到这封快递的?」

  「昨天下午,而且还是加急件。」

  我心里不由得一颤,突然萌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十多年前冤死的这个十有八九就是沈若云的父亲,而那份文件应该就是沈若云想要的文件。由此看来,沈若云要帮我对付王震的承诺并不是在画饼,因为她的另一个目标是钟灿楠和杨欣竹。那么这个寄快递的人是谁?昨天晚上?昨天白天腰子他们刚刚玩弄了沈若云,到了晚上就收到了这份快递。这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呢?如果有的话,这背后会是谁在操控着呢?

  我心中突的一阵恐惧,想到了一个人,沈若云!不过我马上有推翻了这个想法,如果是沈若云的话,她没有原件又哪来的复印件?但是如果不是她,谁手上会有这份资料呢?不外乎是钟灿楠和杨欣竹,但是这两人绝不会自掘坟墓。
  这些事情我暂时想不通,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信息解开了我一部分谜团,最起码我知道当初沈若云不是在给我画饼,她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复仇。可是又有了一个新的矛盾,如果沈若云和黄闯是合伙的,尽然要对付杨欣竹,为什么还要王震牵扯进来,而且还要百般讨好依赖?

  这些问题在我脑子里乱作一团,几乎把我的脑壳都搅爆了。索性不想了,静观其变好了。也许线索下一秒就会出现。

  不过,这份文件虽然伤不到杨欣竹,却也有别的用处。至少可以当作一个筹码来用。

  我立刻让腰子把那份文件再去复印一份带回来。我想,那个黑衣人应该比较希望看到这个。

  如今的腰子对我也是百般信任,只要是我让他做的事情,从来不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我绝不会害他。收到我的吩咐便开车离去。

  此时我已经对沈若云兴致阑珊,索性把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出租车司机了,我要保留体力处理以后或者应对未知的事情,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瞬息万变,让我有些应接不暇。

  不难看出,这出租车司机也是个乐于此道的主儿。只见熟练的给沈若云穿上刚买回来的道具,然后又给沈若云穿上一件对开扣的白色纱裙。这种纱裙质地很薄,如果近贴身的话,能隐约的看到她奶头上的乳夹还有阴部那紫红色的蝴蝶,另外还一件冲击人眼球得东西,那就是她身后的那根尾巴,在纱裙里欲遮还露,稍不留神就会把裙子从后面掀起来。

  出租车司机把沈若云带到了公路上,沿着路边慢步前行。同时这家伙也很上道的拿出手机在全程录制。

  现在路上的车辆还有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因为这里地处偏僻,所谓行人多也只不过是隔个三两分钟就会有人经过。

  此时的沈若云从外表看完全是一个御姐型的熟女,不知道的人觉想不到这个看上去高贵的熟妇衣服里面却是真空的。即便是这样,每次过往的行人也都会忍不住往沈若云身上多看两眼。而沈若云每次都会下意识的用手遮住脸。我想,估计是他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只是不太相信自己看到的而已。

  我一时兴起,放弃了原本要远程遥控他们的打算,索性就让他们自由发挥吧,我也落得看着个热闹。

  不过,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黄闯。只见远处被绑在一根树上的黄闯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跟一个陌生男人在路边做着未知后果的事情。

  我不由得会心一笑,慢步向黄闯走去。

  「兄弟,你说第一个操你妈的人会是什么人呢?是七老八十的老爷爷还是跟我们年龄相仿的学生呢?他们会是做什么的?国家公务员?退休干部?快递员?农民工?还是乞丐?」我在黄闯身旁盘膝坐下,有一句每一句的说道。

  「范志峰,我承认我搞你妈妈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也已经报仇了,我求求你就此收手吧。」黄闯沉默半晌,突然说出这么句话,这让不禁有些意外,他居然服软了。顿时我复仇的快感消失了大半。

  「记得我也曾求过你放过我妈妈,可是你是怎么做的?」我冷冷的说道。
  「那是因为……」黄闯话说一半突然止住,然后摇摇头不再说话。

  看黄闯的样子,这里面必然有些不能让我知道事情。我心下一动,看来被我猜中了,这个沈若云果然还在演戏而且是跟她儿子一起演戏。

  「因为什么?不敢说了吗?」我故意挑逗他。

  可是黄闯就此打住,不再吭声。不过我也不在意,如果黄闯真的给我透露些消息,沈若云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卷住我。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每次在我觉得自己胜利的时候,她都会让我陷入深渊。对付她的办法恐怕只有一个,静观其变,狠狠虐她。

  这时,公路上走过一群小学生。那出租车司机忙向沈若云打手势。而接下来的画面便是,沈若云把白纱裙撩了起来,像狗一样紧跟着小学生身后爬行起来。
  「兄弟,你看你妈居然连小学生都不放过。万一她被小学生发现了,你说我要不要让这些小学生操你妈呢?」我调笑的说道。

  黄闯仍旧不说话,他觉得只要不说话我就没办法继续羞辱他了。

  「你觉得我现在大吼一声,你妈妈会不会暴露在小学生面前?」我注视着公路,像闲谈一样说着。

  果然,黄闯沉不住气了,一脸愤怒:「范志峰,你这么做就不怕有报应吗?」
  我微微一笑,不理他。站起身子,长长伸了个懒腰。然后卯足力气对着公路大喊了一声:「哈……」

  那群小学生果然被我的喊声惊动,纷纷扭头观看。而黄闯的脸都绿了,如果小学生都可以操他妈,那他算什么?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8-2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