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逃婚情妇1-8章]
[逃婚情妇1-8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视频 亚洲av av在线 av电影 国产av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逃婚情妇
 
              逃婚情妇第一章
 
  何心莲身上穿着缀满蕾丝薄纱的结婚礼服,两手托着小巧的下颚,坐在满系 着玫瑰花的梳妆镜前,瞪着镜子中那个回望自己的娃娃脸发呆。
 
  是的,今天是她的婚礼,也是她最倒楣的日子。
 
  从小,她就是一个很听话的乖小孩,大学毕业后考上研究所、留在学校当助 教、然后顺利升上讲师……她的工作和生活一直就很顺遂、安逸。
 
  可是自从父亲打算把她嫁给「唐氏」集团的唐司言后,她就再也不是父亲心 中的乖女孩了。从试着沟通、据理力争、到冷战—
 
  她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可是父亲竟然还是顽固地要把她嫁给那个姓唐的。 
  当然,她不是没有理由就随便反抗她最爱的父亲. 原因是她太清楚唐司言是 一个怎样的坏男人!
 
  心莲以前的高中同学,孟品萱,就在「唐氏」集团当秘书,巧合的是,孟品 萱就是唐司言的个人秘书,因为这个缘故,唐司言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心莲早就 从孟品萱那里瞭解得一清二楚!
 
  根据孟品萱告诉她的,唐司言这个人拼凑起来只有九个字形容—
 
  浪荡、下流、无耻、不要脸!
 
  凭着花不完的钞票和一张小白脸,唐司言身边的女人一个换过一个,不是明 星,就是交际花,自以为是女性杀手!
 
  老天爷!她怎么能嫁给这种噁心、低级、没有水准的男人!?
 
  更可恨的是——唐司言玩弄了品萱的感情!
 
  连自己的秘书都不放过,这种男人就算结了婚,也会不安於室!
 
  「心莲。」新娘休息室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就是孟品萱。
 
  心莲转过头,看到品萱微微发红的眼睛。「怎么了?你哭了?」
 
  「没有……心莲,祝你结婚快乐!」孟品萱强颜欢笑,哀怨地道。
 
  看到心莲穿上婚纱的模样,那张像苹果一样娇俏红润的脸蛋、娇艳欲滴的红 唇、弯弯的眉毛、涂上睫毛膏后更加明亮动人的大眼睛—
 
  她美得像一个仙女!孟品萱自惭形秽地别开脸,眼底的哀怨更深。
 
  「品萱……」心莲已经猜到品萱为什么哭,她难过地望着好友,不知道该说 什么好。
 
  品萱的打扮仍然光鲜亮丽,可是她脸上的妆却掩盖不了憔悴。
 
  心莲瞭解,更能体谅——男友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换成她是品萱,说不 定会更难过!
 
  「没什么,只是来跟你说一声祝福的话,一下婚礼就开始了,你好好休息, 我先走了。」孟品萱带着哭音,说完话就掩着脸跑出去。
 
  「品萱!」
 
  心莲蹙紧眉头,转头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自语:「不能嫁、不能嫁!绝 对不能嫁给这种人……」
 
  然后,她轻轻蹙起眉头,籲了一口气。
 
  现在她人都已经在新娘休息室里了,外头的宾客想必已经来了八成,这时候 就算她再不想嫁,还能逃得了吗?
 
  她可以想像得到父亲脸上的笑容,还有她美丽的母亲,现在肯定正忙着接待 李伯伯、陈伯伯、孟叔叔、张阿姨……
 
  这些长辈全都是父亲生意上的朋友,他们沖着父亲的面子来观礼,要是自己 在这紧要关头做出让父亲丢脸的事—
 
  心莲胸口一跳。
 
  做出让爸爸妈妈吓一跳的事……可能吗?
 
  一直是一个乖女儿,从小到大根本不知道叛逆为何物的她,真的能做出这种 事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何心莲?从小到大你就没有叛逆过,就这样嫁人了, 你甘心吗?」她嗲嗲软软的声音,正轻轻对着自己说.
 
  是啊,她真不甘心。
 
  在没有真爱下,要她嫁给那种花心的男人,一辈子被欺负、永远都不可能瞭 解爱情是什么,她怎么会甘心呢?
 
  心莲从国中开始就喜欢看爱情小说,每次她都把自己想像成是小说里的女主 角,她多希望自己也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可是她的生活太封闭了!不是学校就是家里,根本没有机会认识她梦想中的 白马王子。
 
  「逃吧、逃吧,何心莲……不逃的话,你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是心头的恶魔吗?心莲居然听到有声音这么催促着她。
 
  屏着气,心莲瞪着镜子里那个眼底闪烁着光芒、脸蛋红扑扑的、一脸跃跃欲 试的女孩……
 
  这是自己吗?看起来是很像要结婚的新娘……
 
  心莲「噗哧」一声笑出来。
 
  下一刻,她从镜子前站起来,不再迟疑地拉下结婚礼服上的拉链,迅速脱下 累赘的层层婚纱,换上原先的苹果缘背心和白色贴身长裤。
 
  然后,她打开教堂侧边的气窗,轻轻巧巧地跳上窗台.
 
  回眸再望新娘休息室一眼,看到被自己扔在地上的新娘礼服,她突然有一股 解脱的快感……
 
  对啊,逃就逃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找到了真爱,就会证明父亲一心想控制她的爱情, 在二十世纪的今天,这种落伍的观念、不民主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再也没有犹豫地跳下窗台,落在室外,她仰起脸,正对着骄阳。
 
  心莲抬起手挡在额头,向着亲吻她的阳光露出欣喜的笑容……嗯,天气真好。 
  今天,是一个理想的逃婚天。
 
               *****
 
  唐司言看了一眼手錶,上午九点整,距离他婚礼开始的时间,只剩下三十分 钟。
 
  他皱了一下眉头,用力踩下油门,心爱的FerrariF50敞篷跑车立 刻像箭一样加速飙出。
 
  除了担心会在自己的婚礼上迟到,对女方家属失礼外,他冷俊的脸孔没有一 丝多余的表情。
 
  唐司言,身为唐家最冷静、稳健的继承人之一,从念书开始,到得到学位、 进入家族企业……他向来听从家族的安排,没有第二句话。
 
  纵然,他并不满意奶奶连他的婚姻也要插手干预.
 
  唐司言咧开嘴,想起大学时代,他曾经有过一段连家族也不知道的放荡时期 ……
 
  车子转入一条小道,离结婚礼堂只剩下不到100公尺的距离,应该赶得及 换上礼服,顺利完成这桩他并不重视的婚礼.
 
  开出小道后,车行进入大路,不久就开到教堂大门.
 
  「阿言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到!」一名鹅蛋脸、眼珠黑如点漆、眉宇间满是 着灵秀之气的漂亮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唐司言面前。
 
  女孩名叫唐心欣,她是唐司言、唐司漠和唐司隽最小的妹妹,也是唐氏家族 唯一的小妹。
 
  唐心欣是在美国出生的,现在她和唐司言的母亲定居在美国。
 
  「心欣!你什么时候回台湾的?!」乍见到小妹,唐司言除了高兴外,还有 一丝惊讶。
 
  「知道你要结婚,我当然要回台湾观礼了!我回来已经一个星期,只是你一 直不知道而已。」唐心欣甜甜地道。
 
  唐司言挑起眉,眸中掠过一抹诡光。「是吗?」他伸手拨乱心欣的长发。 
  唐心欣嘟着嘴,躲过大哥的怪手。
 
  「阿言哥哥,你还没回答我,怎么现在才到?」唐心欣再问。
 
  「早上一个会耽搁了。」唐司言咧开嘴,简单向小妹解释。
 
  「是吗?」唐心欣眼珠子转了一圈。「我听阿隽哥哥说,昨天你还打算搭今 天一早的班机到法国出差……」
 
  「咳,来不及了,我去换衣服!」唐司言转身就走。
 
  唐心欣不屈不挠地追到她的阿言哥哥面前,娇甜的小脸对着她的阿言哥哥绽 开一记美美的笑容—
 
  「没关系,只要你给我阿洛哥哥的手机号码,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奶奶的。」 
  唐司言脚步僵住……这个小恶魔!
 
  「说实话,心欣,我没有阿洛的手机号码. 」他两手一摊,表示自己爱莫能 助。
 
  唐洛躲了心欣三年,唐家所有的兄弟都知道——阿洛的手机号码绝对不能给 心欣!
 
  唐心欣籲了一口气,闪亮的眸子倏然变黯。「我以为阿洛哥哥会来参加你的 婚礼……」
 
  看到心欣可怜兮兮地垂下脸,唐司言歎了一口气,只好又看了一眼手錶. 「 真的来不及了!」他爱莫能助地道,只能狠下心转身走开.
 
  「阿言哥哥!」唐心欣再一次叫住他。
 
  唐司言停步,犹豫了片刻才转过身,挑起眉替代疑问。
 
  唐心欣脸上的愁容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眉宇间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顽皮的 慧黠,显而易见,她刚才可怜兮兮的模样是装的。
 
  「有一件事我忘记告诉你……」顿了顿,唐心欣才往下说:「奶奶她——她 决定取消婚礼了!」
 
  闻言,唐司言愣住,随即皱起眉头. 「别开什么玩笑了,心欣。」
 
  一定是他不肯说阿洛的手机号码,这小妮子就怀恨在心—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是一个婚礼是不可能只有新郎的。」唐心欣盯着她大 哥,清澄的眼眸倒十分坦然。
 
  「心欣,你在胡说什么?」唐司言的口气转而冷冽。
 
  他是唐家最谨慎、最奉行家族传统的男人,他的人生向来不容许出错,何况 是一桩他本来就不想要的婚姻!
 
  「我劝你还是别进去吧……」唐心欣含糊地道,她星星一样闪亮醉人的眼眸, 射出一道清亮的诡光。
 
  「心欣,把话说清楚!」唐司言的神色转而严峻。
 
  「阿言哥哥,听说你连拍婚妙照的时候人都没到,对不对?」唐心欣忽然这? 问。
 
  唐司言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 「不要转移话题——」
 
  「唉,第一次听到有人的结婚照是合成的,这么没有良心,如果我是新娘子 也想逃跑。」唐心欣自言自语地道。
 
  听到这里,唐司言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逃跑?!
 
  唐司言沈下脸。「心欣,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唐心欣抬起脸,清清亮亮的大眼睛瞅住她向来七情不动的阿言哥哥,忽然绽 开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说——新娘逃走了。」
 
  唐司言脑子里「轰」的一声,他一直以来引以?豪的意志力,顿时被一股强 烈的愤怒蒙蔽……
 
               *****
 
  从婚礼上逃走的时候,心莲根本没想到要带多余的钱.
 
  在外面流浪了两天,提心吊胆地住了一晚廉价汽车旅馆,隔壁房间不断传来 「嗯嗯啊啊」的惨叫声,吓得她一个晚上不敢睡,还要担心随时会有走错房间的 醉汉闯进来!
 
  第二天心莲一大早就结帐逃出旅馆,几乎可以用「落荒而逃」四个字来形容! 
  左思右想之际,只能去投靠最好的朋友——江心岑。
 
  刚好心岑要到美国找江伯伯和儿子江维,心莲借了公寓,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才起床找东西吃。
 
  身上的钱已经快用光了,再不想想办法就糗大了。
 
  她现在是逃婚,所有的人肯定找她找疯了!学校又不能去,心莲只好到街角 买一份报纸,打算找一份临时工作。
 
  在求职栏上看了半天,好的工作全都要学历证明,偏偏她匆匆忙忙跑出来, 连信用卡都没带,哪来的证明?
 
  不用学历证明文件的工作,全是什么「月入数十万、免经验、免保人」,心 莲看得频频皱眉头.
 
  现在连十二、三岁的美眉都知道,这种征人广告一看就不是什么正派的工作! 
  心莲看来看去只有歎气的份,只好利用心岑家的电脑上网,想找看看有没有 其他的工作机会。
 
  突然,求才网站上一则广告吸引了她的目光—
 
  「诚徵电脑打字快速、文笔通顺者,谙英文者尤佳,免经验、免保人,意者 请洽:28285852。」
 
  虽然这则广告也是免经验、免保人,可是徵求专案明确,应该不是什么怪怪 的工作。
 
  心莲犹豫了一下,就拿起话筒,拨了网站上登载的电话号码.
 
               *****
 
  「唐氏」集团里的员工都知道—
 
  最近各人的皮要绷紧一点,最好不要犯错,要不然就会被唐司言「K」得抬 不了头走出办公室。
 
  「唐先生。」唐司言的私人秘书姜文硬着头皮敲门.
 
  姜文当然看得出唐司言的脸色不好看!
 
  自从二十多天前,那场让唐司言颜面扫地的婚礼结束后,经过这半个多月, 他就算不适应,也早就习惯了!
 
  唐司言连头也没抬,只动了下眼皮,示意姜文有话快话、没事就最好赶快闪 出他的视线—
 
  最近半个多月,他的脾气简直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
 
  唐司言不敢相信,他竟然会被一个该死的、任性的、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 整得那么难堪!
 
  更让他生气的是,事后何家夫妇虽然频频道歉,却又无法解释女儿失踪的原 因。
 
  这摆明瞭故意让他难堪!何心莲会莫名其妙地失踪只有一个理由—
 
  她不想嫁给他!
 
  看来何焕昌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女儿,才会造成她今天任性、完全不顾后果的 举动——在众目睽睽的结婚典礼上,胆敢放他唐司言的鸽子。
 
  「唐先生。」姜文敢硬着头皮敲门,当然有事。「这个月集团在香港的电信 费用,又不正常地爆增了一千多万——」
 
  「这件事不是交给Jeffrey处理了?」唐司言头也不抬地问。
 
  这种莫名其妙丢掉几千万的小case当然轮不到他唐司言——「唐氏」集 团香港、亚洲分部的总裁插手。
 
  「呃,这件事香港警方已经介入了,Jeffrey恐怕无法办妥。」姜文 道。
 
  听到这里,唐司言终於抬起头,脸色却非常平静. 「香港警方早就该插手了。」
 他淡冷地道。
 
  姜文挑起眉。「唐先生,您的意思是——」
 
  「这很明显的是有组织动员能力的犯罪集团,以十分老练的手法盗用公司电 信密码和电话号码. 」唐司言分析。
 
  「没错,」姜文佩服地道:「系统被设定,这支电话的盗打者,可以从世界 各地打到台湾,他们这?做的目的是——」
 
  「替顾客节省电话费,增加花费意愿、提高客户光顾的比率。」唐司言撇起 嘴冷笑。「现在的黑色组织也开始企业化经营了,这不是简单的脑袋能想出来的 生意点子!」
 
  「可是,他们用电话做什么生意?」美文还是不懂。
 
  唐司言撇起嘴,随手就拿起手机,按下一组字串,正是公司被盗打的那支电 话号码.
 
  话筒里传来两下嘟声后,立刻被接起—
 
  「您好,我是Johin,今天心情好吗?要不要我陪您聊聊……」
 
  唐司言挑起眉,随即举高话筒,话筒那一边的女声,越来越大胆的说话内容 立即传入姜文耳里.
 
  姜文听得一愣一愣,只能傻笑。
 
  「老天,这是——这是什么东西?!」姜文接过电话挂断。
 
  「男人都喜欢的东西!」唐司言没有笑容地扯开嘴角,一言以蔽之。
 
  姜文抿嘴微笑。「唐先生,那么您打算怎么处理?」
 
  「电话只要不在香港和台湾本埠接通,系统就会自动转到刚才的主机,利用 行动电话拨号效果也一样!」唐司言顿了顿,往下说:「这个组织很狡猾,顶多 能遏止对方放弃我们的号码、迫使他们转移阵地,要抓到幕后黑手,香港警方恐 怕无能?力!」
 
  「这么说我们不是束手无策了?」姜文问。
 
  「当然不是!」唐司言咧开嘴,贵气的俊脸突然露出一股邪性的气息。 
  姜文疑惑地挑起眉。
 
   唐司言沈缓地撂下声—「我们当然要主动出击!」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1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