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12)[作者:深绿的心动]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12)[作者:深绿的心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视频 亚洲av av在线 av电影 国产av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
 
  妻子的尖叫不止从屏幕中,还隔着房间的门穿了过来,声音里面充斥着惊慌 和不安,让我的心也狠狠一揪,想来她也是真的慌乱了。
 
  下一刻她便挣脱了两个男人,把他们赶下了床。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过了过道,撞开了卧室的大门,眼前的情景却让我微微 一愣……
 
  韵把两人赶下了床后,用被子裹住自己大半的娇躯,只露出了嫩白的肩头, 然后皱着眉,用纸巾明显在下面扣弄着什么,两个大男人反而站在一边,唯唯诺 诺地,怕再惊动佳人,也不敢穿衣服,就那么捂着裆部,看上去无比地滑稽。 
  似是看出了我眼中的焦急与不安,刚刚抬起头的韵轻轻垂下了美眸,低头做 自己的事,不让我看到她的难过与失落……
 
  场面中的气氛一时间僵住了,但细心观察的我,又怎么没有发现韵那下意识 地裹住身体的迷茫,还有那肩头微微颤抖而透露出的恐惧。我们注意力只关注着 彼此,直接忽略了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人。
 
  看着沉默不语的妻子,我知道这样下去,今晚的事情就可能成为妻子一生解 不开的心结——在没有了避孕环的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精液却流进了她的身体。 虽然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吃药就能解决后患,但被「玷污」的阴影可能就会 在韵的脑海里留下浓重的一笔……
 
  ……
 
  想到这里,我自己也开始恐惧地颤栗了起来,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
 
  时间在焦虑之中度过,仿佛过了很久,却又是只有一瞬。正努力想着怎么破 局,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置之死地而后生,脑袋一热,不由自主地说:「我去 买药,你们不要担心,别有负担……」说完自己都吓了一跳,声音嘶哑而颤抖, 像一个老头……
 
  我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大家仿佛都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却又为我说的话 而神色各异。
 
  韵抬头,眼中充满了惊讶、不解、难过还有一丝埋怨,而两个猥琐的男人, 眼中则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我坚定地看着韵,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安排之中,努力隐藏着自己内心的不 安与痛苦,还有那隐隐欲来的醋意和悲伤。
 
  紧紧盯了一会儿我的眼睛,韵的眼睛忽然怔怔飘向别处,然后垂下眉,轻轻 地低下头,沉默无声,竟算是默认了……
 
  我霎时觉得内心五谷杂陈,此时妻子的理解本应是令我开心的事,可我却反 而多么希望她能够对我发火,不管是打我还是骂我,都能让我心里好受一点,也 让我停下这个奇葩而疯狂的想法。可她,明知事情恐怕有些不对,却还是默默接 受了我安排的一切……
 
  「那,我先去买东西,你们、你们先就这样……」我努力维持住自己的表情, 但我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不比哭好看,至于「就这样」,我都不知道自己想 说的「就这样」是什么样……
 
  缓缓退出了门口,下意识地留下了一条门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小心 翼翼,但还是就照着这个样子,我缓缓退出了卧室,然后三步一回头地走向客厅 大门,直到换好鞋子离开,都没能感受到任何的动静……
 
  「兄弟,年纪轻轻,和老婆感情好是好事,但为了你们好,还是要注意安全 啊。」小区外不远,药店卖药的大叔挤挤眉调侃着我,因为在妻子戴避孕环以前, 我固定在这里买感冒药和避孕套,我们两个也算是熟人。他知道我很爱护自家妻 子,从不买事后药,但这次却破天荒买了,而且前不久才买了一整盒避孕套。估 计,他以为我图一时爽快就破了先例……
 
  我牵强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离开药店后,停下看了看手里的毓婷,说 不出自己现在内心是什么感觉。这药确实是给我心爱的妻子准备,但是,造成她 不得不吃药的情况的,却不是我,身为正牌老公的我,却是来为他们买药的…… 
  想到这里,我甚至不由得怀疑,难道,他们是趁那三十分钟故意将套子弄破 的?不,应该不可能,他们深知这样的事情被发现会怎么样,他们不会用自己的 人生去赌。而且,一旦被发现,他们将被迫终止与妻子的「游戏」,他们应该不 会冒这个险。
 
  没错,我甚至认为他们把和我妻子的交欢看得更加重要,所以他们反而不会 冒险让事情真正超出我的掌控,退一万步来说,如果他们真的白痴到弄破套子, 他们又怎么会愚蠢地将破裂的套子大摇大摆地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呢? 
  想到这里,我苦笑一声,看来真的是自己命不好,竟然这么巧合的事都能发 生,不过,想想那两个男人激烈的动作,这还真的有可能……
 
  不知道,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
 
  不,应该不会的,刚才出门时气氛那么的沉闷,韵发那么大的气,估计更不 会发生什么了。
 
  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不由得一紧,在寒风和昏黄的的路灯光下,我不由自 主地加快了脚步……
 
  穿过小区的林荫小道,我的心莫名的更加躁动,透过隐约的树丛,能看见楼 上洒下的点点灯光,那是我们卧室的光芒,现在,那里正发生着什么我不知道的 事么……
 
  我不知道自己上楼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只是感觉整个人心都跳到嗓子眼,思 绪变得一片混乱,明明有着千百个念头却又什么都没想,直到忽然发现,自己不 知不觉中已经站在了家门前,自己才回过了神……
 
  我轻轻拿起钥匙,缓缓插入锁眼之中,努力不发出声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 么要这么做,但我就是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动作,悄悄地开了门,然后轻轻合上门 扉,蹑手蹑脚地轻轻换上拖鞋走上木质地板,整个过程竟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我甚至感觉自己像一个入室盗窃的小偷,而这里是别人的屋子……
 
  悄悄靠近了卧室,我惊讶地发现,刚才留下的那一丝门缝已经被紧紧合上, 那密封的房间静悄悄地,仿若一个幽暗的……
 
  不,不对!!?
 
  我仿佛听到了风声和空气低闷的震颤,风中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哼声,但声 音实在是太过飘渺,就算是仔细听也似乎并不存在。现在自己尚未完全平静下来, 因此我甚至无法分辨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我怀着激动忐忑而恐惧的心情,急切却缓慢地行至客房……
 
  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不由得加快脚步……
 
  我来到了屏幕前……
 
  我的眼前似乎闪过一道白光,我就这样愣愣地看着眼前令人不可置信的画面 ……
 
  女人雪白的玉体如同上帝笔下刻出的玉雕,画出了一片不属于人间的美丽。 
  冷艳的面庞充斥着圣洁无暇的美艳,那微闭而狭长的丹凤眼不但不妖艳,反 而更添一丝冷意,那高挺的瑶鼻正轻轻哼出轻轻的小曲,美丽的樱唇正轻轻吐出 那不属于人间的仙息,洁白纤细的腰肢呈现完美的S型曲线,高耸的玉峰上两粒 粉色的樱桃似要滴下露珠一般,闪烁着晶莹的光泽,白嫩丰满的修长双腿是上帝 这幅雕刻中最诱人的杰作,丰满的大腿,修长美丽的小腿,配上那绷成直线的小 巧金莲,让人恨不得啃一口。
 
  而此时那一丝不挂的美人,正轻轻平躺在那柔软的床上,玉体横陈,嘴角含 春,瑶鼻中轻轻哼着。只因一个连着线的粉色跳蛋消失在那紧夹的神秘三角地带, 更有两个男人在她完美的玉体上肆意爱抚。
 
  只见那两人跪在美人的两旁,四只粗大的手掌如同泥鳅一般在那完美的玉体 上滑动,或是拂过那娇嫩的乳尖,或是揉捏柔嫩的玉足,或是轻抚丰满的大腿, 或是伸进那大腿的根部……
 
  然而,最让我震撼的却不是三人此时的动作,而是那柔软丰满的玉峰之颠, 赫然镌刻着两个大小不一的淡紫色唇印,犹如两个大嘴正在吞吃可爱的小樱桃… …
 
  这是长时间的大力吸吮才会造成的吻痕,也就是说……
 
  韵,你这是怎么了,是真的接受了这两个男人了吗,还是因为我刚才的话语 最终还是起了反效果,让你真的生气了……
 
  我的心一片杂乱,似是激动,似是兴奋,又似是懊恼还有的更是那深深的嫉 妒与难受,就连我自己都舍不得在妻子白玉无瑕的完美娇躯上留下印记,他们怎 么可以!!!
 
  我看得一阵恼火,不由得转身使劲关上了客房的门,发出了「砰」的响声, 想来他们这下应该知道,我回来了……
 
  回头一看,画面中果然不见了两个猥琐男,只剩下韵一个人面色沉静地坐在 床上,用被子掩盖着娇躯,只露出了香肩和美背,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只 不过美人两颊淡淡的红晕以及眉角尚未散去的春意,依然在诉说着刚才的发生的 什么……
 
  可是,下一秒美人的伪装就被打破了……
 
  只见那瘦高的男人从角落里出现,他毫不客气地爬上了美人的床,向着她爬 去。
 
  被他直接的动作吓了一跳,妻子下意识地往后一缩:「不……」「我说嫂子, 刚才还那么享受,现在才矜持,不是太假了吗?」
 
  「你……!不是这样的……」妻子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摄像机,眼神有点飘忽, 正待再说什么,却被男人打断。「嫂子该不会是想说是因为跟磊哥赌气才这样说 的吧?!!人家磊哥都做到这种地步了……
 
  ……「竹竿忽的拔高了音调,似乎话中有话,语气也似乎突然变得有些无礼 起来。
 
  韵愣了一下,正待板起脸,却又听得竹竿有点不耐烦地说:「嫂子,刚才还 好好的,怎么又变卦了。磊哥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你还是这样的话我们就走了, 不勉强你!」
 
  听起来刚才我不在的时间里,他们应该说了些我不知道的什么东西,我的心 里有些不知所措。
 
  眼前的男人突然变脸,似乎像是换了个人,我一下子愣住了。一直以来,就 连虎哥对韵也是礼貌有加,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看来这下真的不好了 ……
 
  我内心焦急,正在盘算等下怎样认错和安慰,却被接下来的画面狠狠震了一 下。
 
  只见韵被他说了之后,竟然真的低下了头,仿佛真的在考虑什么,然后,她 转头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摄像机,仿佛越过了屏幕,「看」了我一眼…… 
  那是怎样的眼神啊,包含了难过、委屈、生气、责备和依依不舍……
 
  于是,竹竿开始对妻子动手动脚,她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默认, 不动了……
 
  我被看得内心一揪,仿佛心都在隐隐作痛,妻子正在被男人欺负,我这个丈 夫却因为自己的欲望,像个垃圾一样蹲在角落,这样的男人还不如去死! 
  霎时,我的脑袋一热,什么计划,什么避孕药,什么欲望,一股脑地抛在脑 后,刷的一下站起来,准备冲过去揍那两个家伙一顿。可是,冲到了门口又停住 了,终究我还是个理智多于冲动的人,知道这样也终会伤害到爱妻,于是强压下 感情,回到椅子上拨打了电话……
 
  ……
 
  「喂,磊哥。」胖鼠在角落接起电话。
 
  「游戏结束!」我看着眼前低着头不说话的韵和将手伸进了被子里的竹竿。 
  「这……」
 
  「嗯……?!!」我加重了音调。
 
  「好的,好的……」
 
  「磊哥说,游戏结束……」肥鼠有些讪讪地说。
 
  「切……!」竹竿嘴角一撇,缩回了手,就准备下床。
 
  「等等!」韵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阻止了他们,「我们继续!」
 
  我一下子愣住了,韵这是……
 
  「可是磊哥说……」肥鼠也被现下的状况搞的摸不着头脑……
 
  ……
 
  「我要和谁做是我的事,磊他……不会反对的……」韵的头低着,声音却非 常平静。
 
  我坐在屏幕前,手中紧紧攥着手机,微微颤抖,被这意外的展开弄得脑中空 白,内心第一次泛起了无助和迷茫,似在梦中,可是,手上却真的没有再有多余 的动作……
 
  竹竿的脸上似乎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他回到了床中央,伸手拉下了 妻子的遮羞布,顿时,那丰满秀美的娇躯再次暴露在众人面前。
 
  「嫂子,把腿分开。」竹竿竟然一脸淡然地吩咐道。
 
  「你……」韵明显气急了,抬起头冷着脸狠狠瞪着竹竿,结果被他用一脸不 耐的表情回瞪着,看来他已经真的不想再装下去了。
 
  就当我以为会就这样冷场的时候,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韵慢慢低下了头,仿佛是认了,向里别过了头,用双手紧紧地护住胸前。, 然后竟然真的顺从地分开了那一双紧闭的玉腿,主动将自己的私密处展现给男人 们……
 
  可是男人似乎仍旧不满意:「还不够,用手把腿多掰开一些,让大家都能看 到!」
 
  妻子的身体一颤,似乎在咬着嘴角,最后,还是靠在床头,慢慢地将手放在 双膝之上,将双腿大大掰开,呈现了一个大大的「M」型,整个大腿内侧终于在 明亮的灯光下清晰可见。只见那丰腴的花瓣上,点点露水汇集成了丝丝细流,从 花谷间流下,深深打湿了股下那一片白色的床单……
 
  在这样的男人的奚落玩弄下,我那冷艳端庄的爱妻——韵,竟然湿了…… 
  我的内心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可是,下体的坚挺却似乎在告诉我,这一切, 真实地发生着……
 
  看着这幅光景,男人似乎轻轻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韵别过去的脸颊, 似乎红了一些……
 
  在明亮的灯光下,男人俯下头,将头埋进了那为他而分开的花丛……
 
  有丝丝水声从大腿根部传出,仿佛是猿猴吸水一样,发出了「淅噜淅噜」的 声音……
 
  妻子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清冷秀丽的脸庞咬着牙别过头,丰满挺拔的双乳 在空气中微微摇摆,似在微微点头,那乳尖上的两个唇印,却为这淫靡的景象更 添了一丝莫名的妖艳……
 
  竹竿的头不断在妻子的阴部摇动,发出或舔或吸,或搅或吮的水声,而那灵 动的舌头,不时消失在那不断蠕动的粉色嫩肉之间,每当这时,妻子的身体总会 微不可察地抖动一下……
 
  渐渐地,妻子的大腿越来越近,双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夹住了竹竿的脑袋, 头仰着,两只手更是紧紧地扯着床单,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反而配合着她,用双 手捧住了两条丰满的大腿,脑袋继续享受着美人最私密的柔嫩。
 
  妻子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胯间传来的声响也越来越大,可却变得时急时缓, 只见她的表情变得无比复杂,似是挣扎似是忍耐,春意满满却又无比难受,让人 感觉无比揪心。
 
  最后,胯间的水声越来越快,妻子的双手似是有意似是无意地拂过竹竿的头, 然后不再离开,竟是就这样压在他的头上,不让他离开。
 
  似是受到了鼓励,竹竿明显加快了动作,然后妻子的身体明显一震,双手死 死地按着他的脑袋,两只大腿也狠狠地夹住他的脑袋,似欲使其窒息。良久,妻 子的身体瘫软了下来,似乎终于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整个身体竟有些微微颤栗 起来。
 
  而竹竿似乎没注意到,他只是抿了抿舌头,然后竟然在舌尖和嘴角之间拉出 一丝白色粘液,然后一脸玩味地说道:「嫂子,多谢款待了。」
 
  听到这话,韵的注意力被分散了,整个身体却因为这句话而有些明显的羞红, 更多的,应该是屈辱。
 
  我却是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感觉今天受到的震动比以前加起来还多,而且, 带给我的冲击和欲望,竟是不下于韵和虎哥的第一晚。
 
  不过,竹竿却没有给我们喘息和思考的时间。只见他直接俯下身,在韵的一 声惊呼中将其抱起,然后自己坐在床上,再把韵抱在怀里,面对面坐在在他的大 腿上,两只修长的玉腿也从他的腰两侧架过。
 
  竹竿双手搂住韵的腰和背,然后竟然把韵的双手引导到环住他的脖子,然后 将他早已挺立的家伙顶在韵的蜜穴口,说道:「嫂子你自己坐下去!」
 
  韵此时尚未回过神来,就被他弄成了箭在弦上的姿势,等她反应过来,整个 人本能地抗拒:「不要!」手上下意识地却没放开,这样的姿势下,放开了就很 没有着力点了,就会自然地坐下去。
 
  「那就保持这样的姿势吧,等它自己进去。」竹竿无耻地说道。
 
  「你……」韵的表情有些愤恨。
 
  可是在我看来,却是一副女人欲拒还休的场景,哪怕我知道妻子只是下意识 的动作,可我就是不敢相信……
 
  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腹诽了一下,果然近墨者黑,虎哥 和他的手下都喜欢这样调调,喜欢用这样的方式击垮女人的自尊心。
 
  韵终究还是拉不下脸来,就这样僵持着,手上却渐渐开始抖动。
 
  看到这里,我知道,妻子今天晚上已经经历了太多,身体其实早就有点累了, 不过是靠着信念在支撑着罢了,换了别的女人,或者早就失神了。
 
  想到这里,刚才妻子的表现也就豁然开朗了,经过一个晚上的疯狂,她的身 体已经变得太过敏感,而精神也太过疲惫了,所以才会变得有些不由自主。 
  而我却不知道,这只是疯狂的开端……
 
  韵的双手开始明显地颤抖,尽管她早已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可是至少要等 到自己真的撑不住了,不然,老公肯定会难过吃醋的……
 
  ……
 
  韵的手渐渐开始打滑,正当她努力支撑时,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打破了场间 的寂静。「叮铃铃~ 」声音像是早晨的噪音一样刺耳。
 
  妻子似是被吓了一跳,手一抖,终于不由自主地滑开了……
 
  柔美的娇躯向下一沉……
 
  娇嫩的蜜穴被撑开,然后将男人的肉棒一寸寸吞没……
 
  两人的耻部再一次撞击在一起……
 
  男人发出了舒爽的嚎叫……
 
  女人发出了低低的鼻音……
 
  只余铃音绕梁……
 
  我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人,知道他又进入她了,不过这一次,是真正的肉贴肉, 不论是外还是里……
 
  不过,那个电话……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4更新.